家居装修

天将夜第二百四十四章你们怎么可以不死营养

2021-01-15 03:20:07 来源: 昆明家居网

天将夜 第二百四十四章 你们怎么可以不死

方鱼神色有些匆匆,可惜脚步却无法匆匆,虽然她的身上沒有太重的伤势,但也是非常的疲惫,而且在她的身后还背着苏离,

她必须非常的小心,如今追杀她们的人应该还未离去,她必须小心翼翼,脚步轻轻的越过眼前的密林,她的速度不快,却非常的稳,沒有一丝的抖动,这也是为了保证苏离的安稳,

就在她离开这片树林后不久,随着一道清冷的气息飘荡而來,一名少女与少年來到了此地,少女的视线随着落叶表面那些残留的痕迹,目光移向远方,她的眼光锐利无比,只是随意一看,便从那些足迹上得到了足够多的信息,苏离已经沉睡,方鱼的伤势明显沒有痊愈,脚步显得有些迟滞,而且连日來的奔波,方鱼的真元消耗也是非常的剧烈,显然是沒有太多的力量,

一抹困惑出现在她妖艳的面容之上,按照她身后的两名侍女的说法,本该有三人的队伍,如今却只剩下了两人,那另外一人去了哪里,

站在少女身旁的少年目光平静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对于少女的判断一眼不发,他只做自己该做的事情,少女负责找人,他负责杀人,仅此而已,他有这样的自信,因为他是柳一,将商英击伤的柳一,

少女摇了摇头,看着身旁的柳一轻声道:“我要加快脚步了,你跟得上吗,”

柳一脸上划过一丝无奈,有些尴尬的说道:“妖妖,我自然是追不上你,你先去,凭你的实力足够了,我能够跟得上你的痕迹,”

妖妖转身一对蓝色的羽翼出现在她的身后,就如同一层轻纱漂浮在身后,沒有任何的挺短,伴着一阵风啸,她在林中消失不见,

柳一看着林外的方向,确认不远便是那处秘藏的地方,远处传递而來的一些轻微声响,还是让他不由微微皱眉,他可不想在这个时候有人來打扰,看样子还是要清理一下那些杂鱼,

雪雁原,很特别,密林之中越过了那片沼泽之后便是广阔的草地,空气中飘着令人心醉的青草味道,借助四周的天地元气,方鱼默默的调养着自己的伤势,同时运转真元,让自己做好准备,遇到任何情况都可以本就敏感的肠胃就受不了随时出手,她将自己的脚步放慢了下來开始细心采取边学习、边训练、边劳动的方法的打量着眼前的一切,有些时候一步错可能便是万劫不复,

刚刚越过沼泽,跨入这片草原之中,方鱼还很茫然,只是随意的走着,此刻她还沒有來得及思考是冒险继续向前,还是折转方向,身后传來的风声便告诉她,不用再想了,也沒有必要再想了,

一道微冷的清风出现,蓝色的一抹神采出现在了四周,霸道的将所有的颜色都剥夺了,

一名面容精致妖娆的少女出现在了方鱼的眼前,此刻正面无表情地看着她,就像看着一只蝼蚁,

方鱼看着她身后一片蓝色的羽翼,眼中划过一丝诧异,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她的手沒有落在剑柄之上,因为她认出了这名少女,也知道自己与这名少女之间的实力差距太多,而且此时的她身后还背负着苏离,战斗沒有意义,所以沉默不语,于是显得很平静,

如今的方鱼已经变得平静沉稳,无论遇着什么样的大事,都不会郁郁,也不会惊慌失措,

妖妖好奇的打量着眼前的方鱼,嘴角挂起一丝淡淡的微笑,轻声道:“方鱼终于让我追上你了,”

看着妖妖,方鱼沒有出声,虽然她认识她,可是却沒有真正的见过对方,这也是两人的第一次见面,

当年只是在父亲书房之中,她亲眼见过那副画像,她知道能够入父亲书房的人最少都是六境之上的强者,而且还要有着独特的能力,而能够留有画像的都是八境之上的大宗师,当然还有一些人能够拥有画像,这些人无一不是世间真正的妖孽,而眼前的这名女子便是其中之一,乃是大隋少有的青年强者,她有一个很特别的名字,妖妖,在大隋无数的年轻一代之中顶峰强者,或者说她是大隋年轻一代女子修行者中最强的一人,沒有之一,她就是最强,就算是九青天之一柳三生的唯一嫡传弟子柳一也不是其对手,

但是她很懒,十分不愿意动手,所以大隋才会让柳一一直跟着她,她负责拦住人,柳一负责杀人,

似乎感应到了生死的危机,陷入深沉睡眠的苏离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入眼便是一张美丽到妖异的脸庞,看着那名笑意勾人的少女,苏离在一刹那间清醒了过來,

“你是妖妖,”

这是苏离与方鱼第一次见到妖妖,也是妖妖第一次见到他,在此后的岁月里,他们将分别代表大秦与大隋在很没有参加中考、更没有参加高考多不同的战场上相遇,然后厮杀,发生一些并不有趣、只令人感到疲惫的故事,

妖妖曾经不止一次地想起初见他时的那个早晨,每每都会生出淡淡的悔意,心想当时如果自己不是那么的懒,而是勤快一些,不去与他说那么多的废话,也不去等待柳一的到來,直接出手,或者真地有可能当时就把他杀死,也有可能将方鱼这个同样璀璨的女子杀死,那么今后的日子里便不再会有后续的那些故事与麻烦,

未來总是那样的有趣,现在的妖妖不可能知道将來的事情,她的注意力理所当然地还是停留在方鱼的身上,因为这才是她的目标,至于方鱼背上的苏离,她才懒得理会这个是谁,“你怎么会认识我,你受了很重的伤啊,”

苏离的突然醒來,让方鱼微微一愣,感觉到自己的状态,脸上泛起一丝红晕,而后将苏离小心翼翼的放了下來,

苏离歉意的望了一眼方鱼,自己突然的晕倒倒是给方鱼增添了不少的麻烦,

“沒事,就是现在有些麻烦,”方鱼摇了摇头,表示无所谓,不过对于眼前的少女她是真的沒有办法,

若是别人,她也许还会在拼一拼,可是面对这名少女,她真是连拼的兴趣都沒有了,因为眼前的少女是一名真正的五境强者,

与别人不同,她是真正的天才妖孽,她的强大是建立在独孤剑魔的剑下,如果说燕白袍是大秦的绝世天才,那么大隋独孤家的独孤剑魔同样是绝世天才,一人一剑让整个大隋年轻一代都低下自己的头颅,而眼前的少女却是大隋唯一一个挡住那柄疯魔碎天剑的人,

若是同境,方鱼同样不会畏惧,可是眼前的少女虽然只是比自己打了两岁,但是却已经是五境下品的修行者了,这让她真的很无力,

方鱼很无力,苏离同样很无力,因为那间书房他也曾经去过,里面的那几幅画,他也见过,所以他能够认出來,

“嗯,是受了一点伤,因为你是天才,所以认识你,”苏离的回答很奇怪,却算是回答了妖妖的两个问題,

目光越过了妖妖,看着她的身后,他感觉到了一道身影在急速赶來,

“沒事,我比较懒,不会出手的,你们可以等一下,柳一马上就來了,他会出手的,”妖妖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似乎对于自己比较懒的事情感觉到一丝难为情,

苏离叹息一声,无奈的说道:“我倒是也希望,柳一同样懒一点,真的沒有商量的余地,”

妖妖甜甜一笑,就如同邻家少女一般青春靓丽,“可以啊,我沒有准备杀你啊,你可以走的,不过这是我的决定,若是柳一來了,他恐怕会连你一起杀了,怎么样,走吗,”

“抱歉我不能走,”苏离看着妖妖很诚实地说道,“就不能一起走,其实我们真的沒有什么生死仇恨,”

妖妖刚刚准备开口,一道修长的身影便已经出现在了苏离两人的眼前,“我不同意,你们谁也走不了,”

柳一,柳三生的唯一嫡传,可以说在大隋他的地位非常的高,作为一片青天的唯一传人,他的身份便注定了他必须强大,当然他也沒有让三生宗上上下下失望,修行六年來,他只败给过一个人而已,

他同样很强,看着赶來的速度,苏离已经看出了柳一的修为力量,

“五境下品,你破境了,”

柳一点了点头,淡淡道:“江南一战,偶然有些感悟,一不小心就破了,所以你们真的沒有什么好大的了,你们应该知道差距有多么的大,”

苏离耸了耸肩,既然來了眼前的这两人,他也只能听天由命了,“虽然差距很大,但总是要奋斗一下不是,也许还有机会,”

“你们沒有机会,为了杀方鱼,大隋已经付出了太多了,为了养那三百重甲,大隋可是付出了很大的代价,却被你一人废了三分之一,我同样佩服你的强大,”

“都已经付出了这么多,又怎么能够让你们不死,养了数十年的暗子,一夜之间爆发,三百重甲出动,无数钱财的砸下,再加上我们两人的到來,你们怎么可以不死,”

海口妇科习惯性流产治疗多少钱
攀枝花治疗白癜风费用
宝宝脸色发黄是什么原因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