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动态

代表力皇第三百一十六章顿悟杀之道

2020-09-17 16:24:42 来源: 昆明家居网

力皇 第三百一十六章 顿悟“杀”之道

所有人都不看好的情况下,凌志还执意灌下这壶酒,在旁人看来,这不是勇敢,而是狂妄,是无知,是**裸的找死。

凌志当然不是找死,无管别人怎么说,怎么看,但他却有自己的考虑。

很简单一个道理,自众人提议喝这种青酒以来,陆小凤从始至终都未有表露出过半分的担忧,甚至还主动给他加了一壶的量,陆小凤会害他吗?当然不会。

那结果就只有一个,这种酒固然可怕,以他的情况,应该还受得起。

当然,正所谓防人之心不可无,如果仅仅如此,他还不至于这般托大。

让他决心一口闷下这壶酒的另一个原因则是,现场其他人,等会也都要以此酒为饮,既然大家都会喝,那么显然,这青酒肯定是无毒的。无外乎像之前的规则酒一般,酒性烈了点而已。

但那又怎么样?

他凌志岂会在乎酒性是否烈?以他现在的身体强度,他巴不得酒力来得更凶猛一些,说不在中央电视台《实话实说》的一期节目中定还能借此冲击桎梏龙象之力的屏障,让他一举挣脱力量的桎梏呢。

所有因素、可能,零零种种,凌志尽皆考量在内。然而当一壶青酒入喉,凌志还是发现,自己终究低估了此酒的威力。

怎一个“烈”字了得?

如果不是清晰的感悟到酒液当中蕴含的纯粹与能量,他几乎会以为自己饮下的不是酒,而是一把炙烤得火红的剔骨钢刀。

青酒刚一入口,一股凌厉、狂暴、紊乱到极点的杀意便四溢开来。这股杀意直冲肺腑,又钻入浑身奇经八脉,甚至破开他的识海,大有把他整片识海都绞碎毁灭的趋势。

嘶!

凌志倒抽一口凉气,双目第一时间凝了下来。

这是什么酒?

天底下怎会有如此可怕,如此神奇的酒?

任凭两世为人的经历,闻过见过的新奇事物无数,但蕴含杀意的酒,他还真是破天荒头一遭见到。

好在心中早有准备,根本不等这股狂暴的酒中杀意完全蔓延开来,蕴含九百九十九龙象之力的浑厚元气便释放而出。

一瞬间,原本凶如洪水猛兽的杀气酒液便被龙象吞天经的无边伟力所镇压。酒意中狂暴肆虐的杀意一旦被压下,一道蕴含着极度纯粹和凌厉杀意的规则气息便清晰出现在脑海。

这道杀意气息虽然依旧狂暴无比,却又显得极为“温顺”,因为随着龙象之力的镇压,此刻的杀意气息已经无害,而是作为一个单纯的杀意虚影,使得他可以清晰的感悟到杀意中蕴含的“杀”之奥义。

噼噼啪啪!

一阵骨骼松动,如同炒爆豆的声音发出,霎那间,一道可怕的杀意从凌志身上蹿起,随着这股杀意纵横而起,进而变得越来越狂暴,越来越凌厉,处于杀意漩涡当中的凌志竟然闭上眼睛,好像完全睡着了一般。

“哥……他,他在干什么?”纪芊芊瞪大眼睛盯着凌志,满眼全都是难以置信。

纪寒同样不可思议的看向凌志,半晌才吐出一句话,“我们都低估了他,这小子竟然真的承受住了青酒中的杀意,不单圆满承受住了,而且他还……”

纪寒的话到这里就停了下来,不过在场之人全都明白。

凌志,是在顿悟!

他竟然借助青酒中凌乱的杀戮之意,进入到了顿悟的状态中。

顿悟,一个平常,却又令无数武人心生向往,趋之若鹜的词语。

概因“顿悟”这种状态,没有任何痕迹可循,完全是可与而不可求的。只要你进入了这种状态,无论是顿悟到了什么,领悟了多少东西,收获都是难以想象。

就连身旁的陆小凤,目中亦闪过一丝羡慕的情绪。自己这个弟弟,果然不是平常人。她原本只是想借两壶青酒,帮凌志一举突破地武境四重的枷锁,而进入到更高的层面。

却不想,凌志的表现远远超越了她的预期,虽然到现在还没有半点晋级的迹象,但可以想象,一旦他从这种顿悟中醒来,收获的东西肯定比简单晋级一个小境界要大得多。

嘭!

突然一声暴烈的巨响发出,却是对面的山河一脚踩在地板上,把一大块地面都震出道道蛛丝般的裂纹。随着这些裂纹散开,原本弥漫在凌志头顶的杀戮气息为之一散。

“山河,你做什么?”

陆小凤心头大怒,她性格温婉,哪怕面对生死仇敌,说话从来都是轻声细语,极少与人红过脸。然而此刻,眼见凌志好不容易进入到武人梦寐以求的顿悟当中,山河竟然这么不要脸的出声破坏,这如何不让她心生怒意?

陆小凤这边是怒不可遏,然而一边的纪寒兄妹,包括上首的陆明川却是心生快意,他们巴不得有人出来阻止,现在山河主动站出来了,虽然做法的确有些无耻,他们却只是眯起眼睛,眼观鼻鼻观心,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

刚才凌志的确是陷入了顿悟当中。

他一直以为,在地武境这个境界当中,碍于修为的桎梏,是不可能感悟到任何法则之力的。但是刚就是以碗装盛米浆炊熟成形的料理。而一向对吃十分讲究的台南人才,随着酒液当中那股杀意肆虐而起,他竟然清晰的明悟到了其中一丝杀之真谛。

有这样的好事,凌志当然不会放过,如果真让他触摸到一丝“杀”意法则的本源,哪怕只是很少的一点皮毛,对他实力的增长简直不可以道计。

却不想,就在这种顿悟到最关键的时刻,眼看一丝“杀”之奥义便要被融入自身,凭空一声惊雷炸响,不仅完全驱散了酒液中那一丝杀意法则,连顿悟也给切切实实的打断。

蓦然睁开眼睛,凌志吸了一口气,冷眼朝着山河看去,“刚才,是你在嚎丧?”

山河面色一滞,进而露出腾腾杀意,“你说什么?”

凌志再次道:“我说,刚才,是你在嚎丧?”

山河勃然大怒,他好歹也是白山国十子之一,成名多年的天之骄子,什么时候被人这般指着鼻子骂过?正是心头火气时,他却忌惮的看了凌志头顶一眼。

刚才那股极度凌厉的杀意气息,至今仍是心有余悸,想了想还是感觉没有万全把握吃定对方,当即便冷笑一声,“笑话,这江湖楼又不是你家开的,我山河想干什么,难道还需要你批准不成?”

“哈哈哈……”

突然一阵大笑声传来,却是上首的陆明川举起手中酒杯,朝凌志做了个碰杯的动作,“凌兄天人之姿,竟然能借青酒顿悟,明川实在佩服得紧啊,不过凌兄你也不要太过介怀,我想山河兄刚刚肯定是无心的……”

凌志没有理会陆明川的邀请,直接打断他朝山河继续道:“我再问你一次,刚刚,是不是你在嚎丧?”

山河脸色阴沉,浑身杀意如有实质,却奇怪的闷不吭声,并不回答凌志的问题。

凌志冷冷看了山河一眼,又转头朝桌边其他人看去,“我凌志虽是来自三等小国,但自问从没得罪过任何人,但在我进入这间房以后,却处处被人刁难轻视……”

“哼,你也知道自己是三等小国的人?不知道怎么巴结上我们陆姐姐,混进了这六楼来喝酒,你有什么资格心中不平……”纪芊芊似乎有些受不了凌志的放肆,闻言便犹自嘀咕起来。

“芊芊!”

纪寒心头一沉,狠狠盯了她一眼。

“哥,你凶我干什么?难道我说错了……”

声音戛然而止,却见一双眸子豁然盯了过来,一股发自肺腑的寒意由心头蹿起,在凌志冷眼注视下,同样身为地武境四重修为的纪芊芊心头一颤,她突然发现自己竟然连一个字都说不出口了。

“凌兄……”

这个时候,纪寒从位置上站了起来,挡在了纪芊芊的身前,同时也遮住了凌志阴冷的目光,“小妹年幼无知,我这个做兄长的替她赔罪了……”

说着也不废话,直接端起桌上的一壶青酒,对准脖子就灌了下去。

“哥……”

纪芊芊面色大变,一把抓住纪寒的胳膊想要阻拦,却被纪寒反手一巴掌扇在脸上,“给我闭嘴!”

转眼间一壶酒入喉,原本还清秀儒雅如同一个白面书生的纪寒脸上立刻浮起一抹红潮,眼中亦闪过丝丝痛楚之色。

他大着舌头朝凌志深深一揖,“凌兄,纪某再次代芊芊向你赔罪……”

“哥,为何要给他脸子?你并不比他差半点……”

纪芊芊捂住被扇肿的脸颊,眼中全都是委屈,然而还不等她话说完,纪寒又是一巴掌扇她脸上,“回去后,禁足三个月,没有我的命令,不许离开家门半步!”

“哥……”

纪芊芊还想说什么,但当她接触到纪寒冰冷的眼眸时,到嘴的话再也说不下去了,只是怨毒的朝凌志看过来,“姓凌的,这件事我不会就这么算了的……”

“混账,我让你闭嘴你听见了吗?”

纪寒再次厉声吼道,眼看又要出手打人,凌志摆了摆手,突然从位置上走出来,徐徐朝对面的纪寒兄妹走去。

“小志……”身后的陆小凤一把拉住他的胳膊,徐徐摇起头来。

凌志淡淡一笑,就此停住身形,“纪芊芊,你很幸运,有一个好哥哥。”

纪芊芊正在气头上,闻言更是不屑道:“哼,那还用你说?姓凌的,我跟你说,别以为你巴结上了陆姐姐就可以……”

“放肆!”

纪寒直接一指头点在纪芊芊的脖子上,后者立刻双目一黑,就此昏厥过去。纪寒无奈的看了她一眼,随即把她从椅子上抱起来,又朝凌志拱了拱手,“凌兄,今日得罪了,还请看在纪某的面子上,不要和小妹一般计较。”

凌志道:“我说过,她有一个好哥哥。”

听见凌志两次这么说,纪寒不仅没有露出半分得色,反而牵出一个苦涩的笑意。大约只有他才明白凌志话中真意。大感无趣之下,他直接抱起自己妹妹,相继朝房中其他人拱了拱手,便告辞离去。

纪寒一走,曾坏过凌志顿悟的山河也有些坐不住了,他抬起头瞥了眼坐上那对噤若寒蝉的姐妹花,朝凌志拱了拱手,“凌兄豪爽,竟然一次性饮下一壶青酒,在下实在佩服之至,按照咱们之前的约定,这对白玉双姝,以后就是你的了。”

说罢转身就走,似乎再不想留在房中半息。

然而他脚步才刚刚抬起,凌志冰冷的声音就传了过来,“怎么?欺负完人之后,现在说走就想走了?”

“嗯?你说什么?”

凌志一只手徐徐朝指尖的戒指拂去,很快,一柄血色长刀便出现在掌心。

众人双目一凝,哪里看不出来,这把刀,正是昔日凌志得自叶孤城,据说乃是十大*之一的血饮狂刀。



软肝的药物应该怎么选
先声药业上市
娄底看牛皮癣去哪个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