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居图库

地府纷纭录第三十章绝处逢生营养

2021-01-15 03:20:22 来源: 昆明家居网

地府纷纭录 第三十章 绝处逢生

“放!”

随着卢生的一声令下,弓箭手们一齐把手中的箭矢射向莫离。密密麻麻的箭雨朝着莫离飞《朝歌》西部千里冰封万里雪飘射而至。

莫离盯着眼前飞来的箭雨,心不由得沉了下去,他知道自己今天恐怕得栽在这了。箭雨呼啸而至,莫离举起朴刀左右挥舞奋力拨开射来的箭雨。虽然莫离拨开了许多些箭矢,但仍有一些箭矢从空隙中钻了进来,狠狠地扎进莫离的身体。莫离鲜红的血液从创口流下,遍布整个胸口顺着躯体流淌到地上,染红了脚下的土地。他趁着弓箭手换箭矢之际,足足憋了口气。

“啊!”

莫离大叫一声,用刚刚积蓄的劲气将扎在胸膛的箭矢猛地震开弹飞,又赶忙运转着御龙神功修复着箭矢留下的创口以及刚刚打斗时留下的伤痕。收到莫离的功力运转,小金龙在他的胸口迅速集聚,摆开阵势不停地按照一定的规律游动,流下一道道淡淡的金色痕迹。而创口受到金色痕迹的滋养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愈合。

莫离感觉伤口基本愈合,不由得松了口气。要不是有着神功护体,恐怕现在的他已经因为流血过多而死。但是即使创口愈合了,莫离也由于消耗过大有些虚脱了,脸色渐渐苍白起来。莫离紧了紧握着刀柄的手,站直了身子冷冷地看着面前已经张弓搭箭等待命令的阴兵。看来第二波箭雨已经要开始了。

“放!”

第二波箭雨随着卢生的一声令下脱弦而出飞速地窜过来,瞬间就到了莫离的身前。

莫离望着飞来的第二波箭雨心里不敢大意。只见他将朴刀狠狠地插在地上,随即双手合掌,闭上了眼睛。淡淡的金光从莫离的身体浮现,渐渐变亮郭增利表示。而那转瞬即至的箭雨在莫离身边一寸处停了下来,仿佛是被一股力量禁锢了一般。

就在此时,莫离猛地张开双眼,看着停在咫尺的箭雨,突然大喝一声:“滚!”

那些箭矢仿佛受到惊吓一般,转头朝着弓箭手们快速飞射而去。

“啊!”

“啊!”

“呃!”

……

弓箭手们纷纷被飞来的箭矢打个措手不及,被射死了一大片。那些被射死的弓箭手,脸上的表情凝固着。惊恐,慌张,不可思议,呆滞,愤怒,不甘,这些情绪在他们生命的最后一刻陪伴着他们。幸存下来的弓箭手望着满地的尸体,受到了极大的刺激,纷纷不由自主的往后退却,似乎很害怕步了我们经过了50年代的平均主义死去之人的后尘。

莫离拄着朴刀单膝跪地,嘴里大口大口地喘着气。他感觉身体的力量仿佛一瞬间被抽某某组合有解散了空了,躯体十分的沉。但危机尚在自己不敢有丝毫的松懈。虽然眼下敌方折了不少的弓箭手,却无伤根本。莫离不得不咬紧牙关,使出全身的力气站起来。他看着眼前有些骚乱的阴兵,横眉大喝道:“来啊!”

这一声喝声响天彻底,如同晨钟一般在这一片天地回荡着。阴兵们被这一声惊吓到了,赶紧丢盔弃甲撒腿往回跑。

“怕什么,他已经没有力气再战了,都给我回去,后退者定斩不饶,回去,都给我回去!”卢生拔出佩剑立马将逃跑的士兵斩杀了,并派出督战队重整士气。

十几个逃得快的阴兵被卢生和督战队给杀了,余下的士兵哆哆嗦嗦地看着面露煞气的卢生,心里发怵,硬着头皮回到了自己原来的位置,重新拾起兵器。

卢生高举佩剑,朝着莫离身后的士兵高声喝道:“玄甲骑兵何在,给我诛杀此獠!”

“是!”

原本截断莫离后路的阴兵纷纷让开道路。

一队全身负甲手持长矛胯着高头大马的阴兵,骑着骏马飞快地朝莫离驶来。

那一阵阵的马蹄声震动着大地,马蹄溅起一尺高的尘土。跨坐在骏马上的阴兵用长矛对准了莫离,准备致命一击。

莫离紧盯着那一队飞驰而来的玄甲阴兵,心里大为警惕。虽然自己也和张小牛交过手,但是当时只有张小牛一人而且没有骑着地府阴马。现在面对这么多的玄甲阴兵自己心里也忐忑不安,估摸着双方的实力,怕是差距不小啊。倘若一对一甚至一对十一对百,莫离也是无所畏惧,但是往往那被尘土遮掩的骑兵,估计没有一千也有八百,莫离即使再自傲也不得不承认难以敌对。

但形势所迫不得不战,莫离已经被逼到了绝路上,反正横竖一死现在也没什么好畏惧的了。既然他要战那便战!

莫离嘶吼着,从地上拔起朴刀激发着自己的潜能拖着沉重的身子从正面冲向那队骑兵。

最前面的一个阴兵惊愕地看着不怕死往前冲的莫离,随即用手中的长矛狠狠地朝着莫离的胸口刺去。

莫离瞳孔放大,望着那只刺来的矛头,感觉不可思议。这只矛头刺得十分精准,倘若是一般的人估计直接被扎了心脏,死的不能再死了。莫离对这些训练有素的百战之兵不由得高看几分,但他莫离也不是脓包一个。莫离一只手瞬间抓住矛头,身体往后一斜,脚掌紧紧地蹬着地面,硬生生地将那阴兵从马背上挑起来狠狠地摔在地上,随即飞身而至一刀抹了他的脖子,了结了这个阴兵,然后把朴刀揣到腰间然后翻身上马,勒住缰绳将马头调转,一拍马屁股往正面呼啸而至的阴兵堆里冲去。

莫离俯下身子伏在马背上,躲过了刺来的两只长矛,随即直起身子夺过一支长矛,用矛杆将二人拍落马背,一转枪头狠狠地捅进迎面而来的阴兵胸口。

那阴兵虽然被扎了个透心凉,但却死死地抱住长矛,不让莫离抽出长矛。莫离握着杆子使劲往回抽了几下却拔不回长矛,不得不舍弃了。他拔出腰间的朴刀大喊一声:“挡我者死!”便一刀砍翻冲在面前的阴兵。

莫离驾驭着胯下的马匹,高举朴刀左右乱砍,不知不觉已经砍翻了不知道多少个阴兵。但自己胯下的战马马力已经耗尽,速度渐渐慢了下来,自己的手臂也酸痛无比,虎口已经震裂来了,鲜血沾满整个手掌,他自己的体力也渐渐不支。

“真勇士哉,可惜不能为我所用啊!”卢生在阴兵堆里远远地望着战况,看到神勇无比的莫离不由得感叹道:“可惜了啊,这么厉害的人物可惜今天得殒命于此了,来人,给我乱箭射死!”

“大人,咱们的人还在里头呢!”郑大钱原本吓得已经躲得远远的了,看到这边安全便悄悄地溜到卢生身边,听到陆生的命令不由得大吃一惊。

“本官用着数千人给他陪葬,算是本官对他的尊敬了!”卢生微微眯着眼看着远处酣战的莫离,握着剑柄的手不由得攥得更紧,应该是心疼那些就要给莫离陪葬的精兵。

弓箭手重新集结整装待发张弓搭箭瞄准了莫离,等待着卢生的命令。

“放!”

随着卢生一声令下,数千只箭矢呼啸着朝正在酣战的莫离和阴兵射去。

“啊!”

“呃!”

“啊!”

……

一个个和莫离战成一团的阴兵纷纷中箭落马,带着不甘愤怒和疑惑跌落地上闭上了眼睛。莫离看着这一幕心里大为惊骇。卢生到底什么意思,这些士兵可都是精锐啊,说不要就不要了?还没等他回过神,几只箭矢狠狠地扎进后背。

莫离一皱眉吐出一口血,咬着牙忍着痛,挥舞着朴刀回头拨打着射来的箭矢。

不知不觉中莫离身边和他战到一处的阴兵纷纷中箭身亡,已经没有能站起来的阴兵了。但他自己也身中十几只箭矢,更有一只扎进了内脏。鲜血血流了莫离一身,顺着他的身子流到马背上染红了马匹。

莫离感觉自己渐渐地没了力气,身体沉沉的,眼皮子耷拉下来。他伏在马背上,气息渐渐微弱,却不得不用力撑开眼皮,手里的朴刀早已经从手中滑落掉在地上。

突然,一只箭矢狠狠地扎到马屁股上。马吃痛受了惊,撒开蹄子拼命狂奔。

“快追,别让他跑了!”

卢生生怕莫离跑了,赶紧下令差遣阴兵追赶。

就在半道上,突然间,刮起阴风阵阵,天上陡然出现一朵火红的云彩遮掩住当空的明月。

那股狂乱的阴风大作,吹得追赶的阴兵驻足不前更是睁不开眼。

“何人在此作怪!”卢生伸手挡住风睁开眼睛,大声询问。

“哼!”

从云层之中突然飞出一团炙热的火球。那火球直直地朝着卢生的军队飞射而至,狠狠地砸在地面上。几个点背的阴兵被火球直接砸死,而掀起的巨浪把周围的数十个阴兵直接掀翻在地。

“谁!”卢生面色不善地看着那团正在散去的火球,高声问道。

“杀啊!”

突然四周响起阵阵喊杀之声,数以万计的身影从四面涌来,将大军团团围住。

卢生定睛一看,包围他们的都是些阴司小鬼。虽然这些小鬼平日里上不得台面,但是此时出现这么庞大的阵势让他不由得担心起来。

“尔等听从何人号令,竟敢围截本官,本官乃凉州衙卢生,尔等还不速速退去!”卢生心知不妙,但还是试图以官位镇住这些突然出现的小鬼,企图吓住他们好让他们散去。

“呵呵,你认为他们会听你的?”那团火焰之中响出一阵洪亮的声音。

“你到底是何人,敢与本官作对!”卢生拔出佩剑指着那团火光,大声喝道。

突然火焰熄灭了,露出一个身影。

“那你瞧瞧我是谁!”

卢生仔细看了看那人,突然面露惊慌之色,浑身颤抖,手里的佩剑也脱手落地,嘴里结结巴巴地说着。

“你你你,你是钟馗!”

通化治疗白癜风重点医院
福州哪医院男科好
上海男科治疗哪家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