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居资讯

天道修理师第一百六十七章忠言

2020-08-10 14:27:10 来源: 昆明家居网

天道修理师 第一百六十七章忠言

最近龙鱼大王的烦心事可以说一件接着一件,现在他都有点怀疑自己当初决定拿下蛮娇到底是对还是错,反正自从那个时候开始不是这事就那事,没完没了的事,现在倒好那边龟老刚说完有大劫,这边就来了一帮打劫的真是配合的天衣无缝,要不是对龟老的了解,还真以为是他找人安排的事情。

龟丞相经过一番调查也没查出来个所以然,那帮人到底来这边做什么不得而知,但是并非一无所获,在这队人马之中,可以确定有边天赐和小吃。

把这个消息告诉了龙鱼大王之后,没想到龙鱼大王的脸色更加难看了,吓的龟丞相报告完立马就走了。

龙鱼大王深吸了几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最近自己太过烦躁,好多事情都没有理出个头绪,这些事情都让他失去的应有的理智。

……

以鲨鱼王带头的这支队伍,可以说一路上都是横着走的,在龙鱼大王的地盘就像是自己的后花园,完全无视自由自在。

龙鱼大王的守将们根本就不敢拦截询问,远远地接到报告说有这么一群人要穿越自己的守城,早早地就把门给打开,甚至还备了美食和水果,但是这帮人根本就没有丝毫的停歇的意思,就像一阵风一样直接就过去。

一百多人的队伍,就像是千军万马一样,所向披靡。

一条消息一条消息的不断往水宫龟丞相处汇集,这帮家伙真是够凶猛的走起路来比海底有名的旗鱼兽都快,每天都一万多里,当然也有慢的比如改变形状的旗鱼兽根本就发挥不出来它的速度优势,每天急行也就八千里。

龟丞相每天都在关注事态的变化,可是这帮人也邪性,好像只是路过,并没有摧毁城池占领领地,除了赶路没有其他。

随着深入这帮人的目标好像是大裂谷,等龟丞相发现此信息之后,第一时间就跑到龙鱼大王处汇报。

把自己分析的经过,详细的讲了一遍,这次龙鱼大王没有发怒,耐心的听着,他冷静思考下来,觉得龟老说的对,那个大裂谷肯定是有重宝将要出现的,现在看来知道哪里有宝贝的不止他一个,其他区域的霸主都已经知晓。

若是他们好好的提前打个招呼过来,大家一起寻宝,这还有情可原,现在倒好,他们连个屁都没有放,就这样带着一支队伍过来了,太不把他龙鱼大王放在眼里,更何况在他们队伍之中还带了黑蟒两兄妹,这不是明摆着给自己添堵。

若是你们不给我一个好的交待,那也别怪我对你们不客气。

此时的龙鱼大王想到了大裂谷的宝物本该属于他,毕竟它处在自己管辖的范围之内,可是现在你们插一杠子进来,那就要看看你们有什么筹码给自己交换了。

龙鱼大王完全忘记了龟老给自己的提醒,大劫将至要低调,还有就是那里有一块什么天外来石,虽说有重宝但也有很大的风险,想想连龟老那样的人物都不去碰所谓的大机缘,那么风险有多大就可想而知了。

很多时候就是这样,明知道那里有天大的危险,但依然禁不住诱惑,这点就要像傻狍子他们学习了,明知道琅环玉洞特别,里面肯定不凡,但是他们就不深入,就在边缘处修炼,不贪就能走的更加长远。

龙鱼大王坐在主位上,严肃的下令道:“龟丞相,传令下去,让所有守城的将领带着各自的兵,统统地集结在大裂谷附近,听从我的号令,不听令者杀无赦。”

龟丞相听到这个命令差点没有把下巴颏给惊掉,这龙鱼大王要搞事情,把这么整个海域的兵集结在一起,难道要对付其他四个大王带来的一队兵马。

这代价也太大了,一次性把自己身家性命全堵上,这是要不成功便成仁的节奏。

龟丞相对龙鱼大王还是蛮感恩的,起码对他有知遇之恩,在这么关键的时刻,他有劝自己的大王一定要冷静,不能冲动,冲动是魔鬼。

于是龟丞相整理了下自己的情绪,有种大义凛然死谏的感觉:“大王,你要三思啊,若是把所有的兵力都抽掉到大裂谷那么我们的城池怎么办?其他地域趁咱们城池打开之际前来进犯怎么办?大王这种孤注一掷的做法与您今时今日的地位不符啊,若是您在打天下的阶段完全可以这样搞下,可是现在您是守江山,您这样危险系数太高,一个不慎就全盘皆输。”

龙鱼大王听着下面龟丞相的劝说,冷冷地回了一句:“本王本来就是一个人打下的天下,我不在乎失去后再重新来过。”

龟丞相在内心翻了无数的白眼,这个大王真是的怎么最近性情大变,之前对自己的建议都是很认真的考虑。你现在这样说这不是给我抬杠,这不是说明你自己本身就是个不负责的大王,我们都是你手上的旗子,随时都可以丢弃的旗子,你既然把我们当成这样可有可无,那么我们又何必这么为你卖命。

这个大王的情商真是太低了,这不是啪啪啪打自己脸吗?

龟丞相是个好演员他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道:“大王,这话您千万不能对外说,否则的话我们这方海域要大乱。大王是我们的大王,大王当然把我们当亲人看来,大王怎么可以说是自己一个人。”

龙鱼大王现在的心情很不好,按照他之前的规划,慢慢地把自己的地盘经营成一块铁板坚固不破,然后在慢慢图之,他跟其他三个大王之争是早晚的事情。

毕竟他坚信自己早晚有一天一定会成为龙,翱翔天际的龙,战无不胜的龙,统治整个海域的龙。

可是这一切都让龟老的话打破了,既然劫数难逃,既然大多数人都不可避免,那么还不如在大劫来临之前,自己先疯狂一把,把自己心中的不爽都释放出来,找找这些目中无人打上门来的晦气。

龙鱼大王看着下面龟丞相对自己忠心耿耿,心一软说道:“龟丞相,起来说话,这中间事情太过复杂,我给你解释不清楚,你去把我的命令传下去,让大家集结在大裂谷吧,放心吧,我不会把大家往火坑里推,也不会不管不顾你们,让出属于我们的地盘”。

嘉峪关哪里的白癜风医院专业
类风关
山东锈石大概多少钱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