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观点

史上最贱卷一飞楼极乐第七十一章全营养

2021-01-15 03:20:56 来源: 昆明家居网

史上最贱boss 卷一 飞楼极乐 第七十一章 全部交出来【加更】

不过,到嘴的肥羊不吃下去的话,也太可惜了吧!这可不是徐元的风格,典剑楼对于敌人,向来都是吃干抹尽的。

徐元脸上挂着诡异的笑容,如果了解的人便知道,看到这种表情,表示有人要倒霉了,四大护法看着你来我往的两人也是满含笑意。

按实力来说,无相和司徒风两人的实力只和赵不语差不多,赵不语甚至还高出那么一点点,除了六岐境界略低,但是六岐这家伙力气大得惊人啊,寻常人哪里受得了这货那沙包大的拳头,并且徐元这方还有人数的优势,可以说是稳赢的局面。

“道友,别发愣了,赶紧助我啊!”

司徒风有些急了,长时间久攻不下,他的灵气消耗太过巨大,已经有些难以为继了,相反无相只一味的防守,灵气消耗比之司徒风要小了许多。

可以遇见,在过片刻,司徒风就会因为灵气枯竭而失去还手之力,到时候就是被无相虐打的时候。

这也是为何司徒风只排在十公子之五,而无相排第四的原因。

“两位朋友,大家和气生财呀!打打杀杀的多不好!”

徐元笑了一下,缓缓走了过去。

无相跟司徒风愣住了,同时看了看徐元,又相互盯了一眼。

“我呸!”

“谁特么要跟这秃驴和气!”

“哎呀,卧槽!贫僧不发威,你当我是唐三藏啊!善了个哉的!”

两人互相嫌弃了一眼,再次厮打起来。

“我劝两位赶紧离开这里,否则后悔都来不急!”徐元脸上一如既往的挂着戏谑,语气十分的平和,这两个家伙已经是囊中之物了。

徐元伸手打了一个响指,挥挥手,四大护法得到指令纷纷抽出武器团团而上,将两人围了起来。

“阁下,这是何意?”

司徒风和无相两人愣住了,察觉到异变,这才纷纷停下手中的动作,怒视着徐元。

“打劫!”

徐元瞥了两人一眼,依旧淡然的开口。

“打劫?你踏马的知道我两是谁吗?竟然敢打劫我们,活腻歪了!”

司徒风喘着粗气,极大的灵气消耗,已经快要到达他的极限了,此刻的他哪里还顾得什么风度不风度的,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呼吸着,但脸上的威胁之意却一目了然。

“呵!呵呵!兄dei,就你这状态,还跟我装逼呢?坐地上干什么,站起来啊!再给我展示展示从茶馆二楼飞到地上的飘逸身法和俊秀身姿吧!”

“哈哈哈!”

听得徐元的嘲讽,四大护法尽皆笑了起来,司徒风双脸烧得通红,怪不得他觉得领头的人有些面熟,原来是在拦柳生香马车的时候晃眼见过。

作为知名新媒体人

“你……”

无相指着徐元你了半天也没说出话来,他可不像司徒风那么无脑,脑子中迅速分析了眼前的局势,他发现自己和司徒风两人无论是从人数和实力都处于绝对的劣势。

具有金属的性质。李教授说

这下惨了,得想法子逃出去啊!无相心中嘀咕着。

“阿弥陀佛,这位施主,我只是个出家的和尚,世俗钱财于我并无作用,打劫我,没有收获的,不如就放了小僧去吧!”

无相单手而立,脸上显出一股佛性,略一低头向徐元施礼,仿佛自己就是一个身无长物,无欲无求的佛门苦修。

“哦?是吗?”

徐元歪着嘴,摸着下巴脸上装出一副将信将疑。

“出家人不打诳语!”

“你这和尚,还真不是个老实家伙,你在拍卖会上的时候,可是能出到六,七万中品灵石,我能信你?你这样欺骗世人,佛祖能容你?”

一旁的赵不语接着话茬,捋了捋自己的秀发,有些阴阳怪气的说道。

“哈哈哈!无相,你这傻逼,很明显这几个人一直跟着咱们呢,你身上有多少钱,他能不清楚,玩儿完了,这回被安排得明明白白的咯!”

坐在一旁的司徒风,疯笑了一声,即便落得这步境地,也没有停下对无相的奚落。

“你这蠢货,还不跟我联手,没看到对方兵强马壮吗?”

无相憋得整张脸都黑了下去,光头上的六个戒疤一颤一颤的显得特别扎眼。

“联手?哼,我司徒风就算死也不可能和你联手,况且……”

司徒风突然顿了一下,一扬手,手中抓着一把泥土撒向徐元等人,疯狂的大笑了一声,接着大吼到,“劳资的轻身功法可是一流!”

只见其脚掌一跺地面,整个人犹如窜天巨剑,笔直的往天上猛升,其身法当真神异无比,司徒风仿佛又恢复了他那意气风发的气势,一只手背在身后,船上工作结束另一只手捋了捋自己被风吹乱的秀发,“哈哈,无相,你这贼和尚,自己一个人陪他们玩吧,我先走一步!”

“想走?哼!”

徐元见到司徒风那让他无力的轻功,原本有些失望,以为会放跑一个,但赵不语眼疾手快,嘴里轻哼了一声,大袖一辉,袖口中几根银光发亮的天元丝抛射而出,仿佛是几条细长的毒蛇,飞速的缠绕在了司徒风的脚踝上。

赵不语一喜,双手用力往下一砸,司徒风那张俊脸便被埋进了土里。

“把你们身上的东西都掏出来吧!”

徐元踏前一步,两手一摊,意思很明显,今日不把宝贝掏干净,一个也别想走。

“原来你们才是邪修,敢问阁下何门何派,可否告知小僧,改日反对南迁最力的光时享小僧也好上门向各位请教一二!”

赵不语刚一出手,灵气的波动便被一旁的无相准确的捕捉到,瞬间明白眼前的几人才是真正的邪修修士,无相摸了摸自己的光头,他这是在用激将法,激这群人自报家门,也好记在自己的《仇人大全》小本本上,等到自己改日再来讨回公道。

“呵呵,和尚!你想多了,你看我像是傻子吗?”徐元怎能不知道这秃驴打什么主意,纵观江湖历史,最喜欢秋后算账的便是和尚了,完全不符合他们口中的大慈大悲,宽容大量的言辞。

“罢了,小僧认栽,只求大侠放小僧一条生路!”

无相说着,主动将身上的灵石全部掏了出来,在地上堆成了一小堆,灵光闪烁,甚至周围的灵气都开始聚拢过来。

“小僧可以走了吧!”无相双手一和,稽首到。

徐元摇了摇头,盯着无相,指了指他身上的衣服!

“什么?不行不行!这个不行!”无相见徐元指着自己身上的衣服,瞬间觉得浑身颤抖,血液迅速在体内流窜,心中冒出一股无尽的羞耻。

“打劫也要讲点道义好不好,哪有衣服裤子全扒拉去的!这让我如何见人?”

无相失声叫了起来。

PS:感谢海底有火烧狗毛大大的打赏和月票,喜不自胜,特加更聊表寸心!感动得都快哭了!各位大大,还请继续支持我哟!拜托拜托!~

鸡西牛皮癣医院
西宁治疗包皮过长多少钱
上海治疗盆腔炎费用多少钱
本文标签: